金钱豹论坛开奖结果,金钱树、金钱树香港论坛,二四六天天好彩,www-1399777.com——安平区新闻综合频道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新闻 >
风从三山两岸来
发布日期:2022-09-01 00:36   来源:未知   阅读:

  县内,有一群人,见到“三山两岸”这一地域新词,便会心情激动,眼睛放光。他们就是县徐霞客研究会的有关会员们。

  早在2017年初夏,在县徐霞客研究会名誉会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徐真民的指示和亲自指挥下,这群人,通过走访、座谈等采风形式,形成了《丰富徐霞客文化内涵,打造徐霞客文化街区——宁海县老城区发展图景建言》调研报告,提出以崇寺山、跃龙山、飞凤山三座小山为支点,以洋溪两岸为主要地块的“三山两岸”霞客小镇的构想。该报告还在“宁海县2017年度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奖”中荣获一等奖。

  这群人,之所以提出如此创意,除了对徐霞客文化的钟情以外,更重要的是,20多年来,在历届宁海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全县上下同心,持之以恒地高举霞客大旗,建设和强化了中国旅游日发祥地、《徐霞客游记》开篇地和徐霞客游线申世遗倡导地“三大”全国唯一的硬核招牌。

  但是,静心反思,这些徐霞客文化现象,到底留下了多少能经得起岁月磨砺的东西呢?特别是全国“三地招牌”,很难找到上规模上等级的地标性建筑和文化活动场所。因此,这群人,又为此而魂牵梦萦,苦苦求索。他们先后开展了《走进宁海西门调研徐学创新》和《暗岩路廊区块主题文化及小品建筑研究》等调研活动,不断地探寻和提出建设方案。

  诸如,利用整个崇寺山的山岗和南坡,再整合现有的徐霞客公园、西门城楼和徐霞客大道等场所,规划建设大型的“徐霞客文化园”。其中,主要支撑项目有:选址在四顾坪,参照“黄鹤楼”、“岳阳楼”等天下名楼,建设“发祥楼(中国旅游日发祥地纪念楼)”。崇寺山最高处四顾坪,四周通透,视野开阔,西可观连绵群山,东能瞰县城全貌和港湾风光,是纪念中国旅游日发祥地标志性建筑物的最佳选址。楼内可布展中国旅游日的诞生之路等有关中国旅游日的历史文化,楼身再配套具有较强震撼力的灯光秀,力求建成具有国内旅游朝圣地、长三角著名旅游区、浙东地区网红旅游打卡地和夜游项目;还有,在山岗区块策划建设“朝圣广场”。在山顶西端,建设高16.13米高的四面徐霞客雕像,寓意“让徐霞客告诉天下:旅游圣地在宁海!”在山岗的中心地带,建设高5.19米高的《徐霞客游记》雕塑;在此基础上,再选择合理的地段,建设徐霞客开游节纪念馆、游线申遗和当代徐霞客纪念馆、徐霞客主题乐园、霞客客栈、霞客露营基地、霞客国学文化园、徐霞客游线节点城市代表性微缩景观、霞客古道VR体验馆和大型的集会广场、停车场、旅游厕所、游步道、景观系统、休憩系统、导视系统等配套设施。并按国家AAAA级旅游区标准,统一规划,分期建设,使之成为国内稀缺的“徐霞客文化朝圣地”,不断强化和固化宁海的“三地招牌”,从而抢占长三角文旅融合的制高点,造福和激励后人。

  老县城西面有一座山,名崇寺山。崇寺山,又谐音为上寺山,尚寺山。此前,曾有石家山、清泉山之称。称石家山,是因为山中曾有石姓人家居住;称清泉山,则是因为山南有二清泉自岩下注出,终年不涸。现称崇寺山,多与山东南的崇教寺有关。崇教寺,梁天监元年(502)始建于县北,称崇教院。唐乾元元年(758)移建于城西的清泉山下。宋大中祥符改称崇教寺。寺中有筠轩,寺前有清泉亭、寺塔,塔下有两碑。崇教寺,县人又谐音为上高寺。崇教寺1955年毁于火,现寺为移址新建。

  崇寺山,《赤城志》列寺为首刹,志载寺有田853亩、地575亩、山6326亩。寺有高僧:遵式,世称“百本忏主”,又称“慈云忏主”、“慈云尊者”、“灵应尊者”、“天竺忏者”;智贤,同禹昭辅导罗适读五经成才,罗适后来名列元祐名臣和台州乡贤之首;照伯,居崇教寺塔下,夏坐向日,冬卧拥雪,或引纸纵笔,浓淡横斜,初若狂言,终无不验……崇寺山,因有崇教寺,因有高僧及寺中轩、亭,后都有诗文流传于世。罗适写有《崇教寺筠轩》,说他夜忆筠轩,都忘记居住在会稽了,说筠轩“秋声先在竹,月色最宜溪”,抒怀“何人倚栏槛,为听下庄鸡”。宋时避居宁海的洪擬有《宁海五咏》,其中有《崇教寓居》:“七年溪山北,颇自爱吾庐。人生真寄耳,何必赋归欤!”左纬,宋黄岩人,诗学杜甫,名满朝野,有《崇教寺》。张景修,常州人,宋治平四年(1067)进士,人物潇洒,文章雅正,尤诗名著称,有《崇教寺筠轩》。洪适,宋时县主簿洪皓子,生于宁海,有《赠崇教寺颜上人》。明代有王士弘,潞州人,洪武五年(1372),荐任宁海知县,其“为政一以清心省事为本”,有民歌赞其为“民之父母”。民歌云:“打虎得虎,祈雨得雨,岂弟君子,民之父母。”王士弘有诗写崇教寺“清泉亭”。诗既写了清泉与亭之来历:“苍岩迸出玉流清,僧扁清泉起翠亭”,更写出了“看文星”的情怀:“凤鸣风谷宜时见”“阑干频倚看文星”。王士弘给其诗集命名为《桃源集》,也传递出了“暇日弹琴赋诗”县令的诗歌“葩藻递发”的特有情趣。宁海早有儒宫,读书风盛。元祐三年(1088)进士、绍圣三年(1096)知宁海县的高述有《宁海县学颂》:“濒海之西,台阜之东;有汉古县,屡迁儒宫。”高述后为大理寺正、江南西路转运判官,善书画,学苏轼书及竹石,极为逼真,亦有儒士情怀。

  崇寺山,与县城东南跃龙山遥相呼应,实为宁海文脉传承之处。壬戌年(1382)重阳日,方孝孺与友人共9人,“携琴命觞”登上“清泉山”游玩。友人中杨文遇善琴,王修德、龚彦佐、林嘉猷等都是文士,均有诗文留存后世,其中卢希鲁(原质)后来成为宁海县史上功名最高者。他们重阳同登清泉山,“道古今事以为乐”;坐泉边,听琮琤澎湃之琴音;起而四顾,见海涛际天,饮酒复奏琴,“莫不动容惬意”,以为此游乐极。后来有“读书种子”之称的方孝孺,游后却有独到的思悟。他说,人求乐“每用心于卑且近者,何也?”他从思考中悟得启迪:“然人于高远,诚得其奥美而乐之,则其乐有不可既者”“岂不足为学道之戒也哉!”方孝孺所写《游清泉山记》,与王安石《游褒禅山记》,因事见理,有异曲同工之妙。

  崇寺山在方孝孺眼中,无崇林巨壑峭异的景观。用现今的眼光看,我真佩服方孝孺对“清泉山”的细致描述。方孝孺眼中的清泉山山脊处,有怪石陷在泥土中,“藓深碧色,鳞生其上,班班可玩”。清泉山是距今200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是宁海现存最年轻的火山口之一。那“班班可玩”的“藓深碧色,鳞生其上”,正是火山岩上“藓鳞”生长的特征。清泉山东西走向,多处遗留有未风化成黄泥的火山岩石。只可惜,当年徐霞客出西门,沿溪边清泉山脚经过暗岩时,未考察到火山口。好在现在有徐霞客大道在此,暗岩路廊修缮得以保留。

  崇寺山北侧现有十里红妆文化园与东方艺术博物馆,两处向南向西凹进处,正在建设,将建成为极具特色的“十里红妆小镇”。崇寺山东面往北延,现山河路西边一带,人称黄泥山。崇寺山(黄泥山)东北与东面,分别为丽园小区、金泰小区、桃源居、金宸台小区、大都名苑及松竹新村。从山东南面徐霞客公园起,在兴华乐园西有公路往南绕上向西行,经桑园自然村到西边的山大坪,一路竹木葱郁,桑园不知何时有桑,现有芯园,庭园内种有郁金香等各种花木,供人免费观赏。一路上,城区晨练人络绎不绝。山多植红豆杉,西边有大片林地,清晨画眉鸟欢叫,为老城区遛鸟人乐园。

  崇寺山东侧最高处为四顾坪,与山南侧山头坪上,都曾有碉堡。碉堡与暗岩及路廊都有故事。坪北侧坡上现有清泉寺,县人称“老爷殿”。最高处,海拔110余米,凭诗人想象,北眺象山港,南望三门湾;东可赏东海日出,西可望群山绵绵及天台山。崇寺山四顾坪,在县城位置独特,因宁海为“徐霞客游记开篇地”“中国旅游日发祥地”,有人建议在四顾坪顶建标志性塔(楼),称“日祥塔(楼)”,塔(楼)高51.9米,刻宋贤今人诗赋于其上。

  过桥,右折,便是铺着鹅卵石的蜿蜒山道,脚步踩在光滑的石子上,耳旁似乎听到了自行车的沙沙声,思绪把我拉到了那个有雾的清晨,骑着自行车行驶在这条鹅卵石的山道上,山道向前延伸,走完一个S形,眼前便豁然开阔,一大块平坦的场地,鹅卵石铺面,四周植有水杉,直插云霄,山边置三把石椅,我支起车,便坐在石椅上读唐诗,那年,心血来潮,下决心要读背唐诗三百首。

  经过场地左折,便是上山的路,坡陡,踏着一级级台阶逐步升高,步移景换,眼前的景,亦是一格格放大,透过树枝和藤蔓的间隙,风光变得愈加的好看。终于攀至路尽头,见一亭,亭前石阶上坐着一群晒太阳的闲人,这些人大都上了年纪,爬到山顶,晒太阳,看风景,这恐怕便是“国泰民安”的最好注释吧。

  此亭,我以为该叫作“望溪亭”的,不确定,翻看照片,才晓得叫“碑亭”。亭前有一方空地,崖边有栏,倚栏,整个南门外便收进眼里,眼前是飞凤山,远处是崇寺山,一条大溪便从两山之间洒洒而来。老早时,南门外并没有大溪的,据崇祯年间编的《宁海县志》记载,在北宋年间,在一个叫罗适的提刑官的提议下,才将大溪引至县城边。原文这样写着:(大溪)旧自草湖并山东引,距邑颇远,宋元祐(1086-1094)中罗提刑(罗适)檄凿使近邑,民便之。

  因有这条溪,县城就显得活泛灵动了,百姓的日常也便利颇多,然而,水灾也随之而来,良田民舍时常遭受毁损。为防水患,1984年政府对大溪进行了重大改造,在溪北侧筑起块石堤坝,沿溪建成一条滨溪路,沿溪,铺了两米宽的鹅卵石休闲道,道沿立着一个个水泥柱,柱与柱间,粗大的铁链连着,植有柳树、梨树、桃树的绿化带,几乎隔开了烦杂的喧嚣,闲坐石凳,望着大溪,幻觉正置身于西子湖畔。滨溪路多是公家的建筑,比如食品厂、自来水厂、丝织厂、棉纺厂及一些单位宿舍等。近些年,再度升级,溪两岸修筑了高高的水泥堤坝,溪中筑了一截截拦水坝,整条溪盈盈如镜,流水淙淙,一直延伸至黄坛,徐霞客大道取代了昔日的滨溪路。

  伫立碑亭前,最亮眼的是横卧在溪上的“兴宁廊桥”,古色古香,仿佛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新建的跃龙大桥气势恢弘,典雅而大气。如果把大溪比作美人的玉臂,那么,这两座桥便是臂上的镯子,熠熠生辉,相得益彰。

  由西向东的大溪被跃龙山一挡,便朝南而去,溪边早些年遍布着工厂,记忆中的橡胶厂、化肥厂、针织厂、电子厂等早已不见踪影,放眼望去,这些地方都辟成了沿溪公园。一边赏景,一边听着宁海规划部门的专家对于未来“三山两岸”的规划理念,内心激起无限的向往和感概。

  碑亭身后,耸立着文峰塔,这是城区的制高点,文峰塔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系县令黄醇所建,此塔为八级六面楼阁式空心砖塔,20多米高,站在南门外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苍翠掩映下的白塔。早些年,一座桥,桥后是跃龙山,山上有白塔,这个镜头几乎是宁海最经典的画面。

  从文峰塔正北下山,这条路,几乎是跃龙山上最宽最陡的路,笔直通到山下的将军湖,走完石砌的台阶,便是烈士陵园的旧址,四周的柏树依然苍翠,然而,烈士的墓碑不见了,也看不到园前刻有“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石柱。

  记忆中的跃龙山,可不像今天这般的冷清而寥落。塔山路两边有居民,亦有公家单位,比如防疫站、图书馆、机电站、林特局、党校等。将军湖里有碰碰船,湖边有过山车,小火车,旋转马车……一到周末,这里便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空气中,荡漾着小朋友的戏闹声。这便是当年县城唯一的一个公园。

  城市一直在向北扩展,由南向北建了许多的公园,潘天寿广场、正学公园、华山公园、柔石公园、天明湖公园……这些公园交通便捷、环境优美、设计完善、配套齐全,深受市民喜爱。然而,坐落在城市最南端的跃龙山公园,犹如老去的琵琶女,自然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政府着手打造“三山两岸”,跃龙山将与飞凤山进行空中对接,设置缆车或天桥,那时,跃龙山定然会“老柳吐新姿”,恢复往日的闹猛。当然,希望看到崇寺山顶屹立起一座“霞客塔”,形如武汉的黄鹤楼,塔高51.9米,比黄鹤楼高出0.5米,登临塔顶,放眼望去,三门、天台、奉化、象山尽收眼中。“霞客塔”将诠释着霞客精神,一、二层作徐霞客展厅,三、四、五层可眺望观景。“霞客塔”南与西门城楼、徐霞客大道相接,北与新规划的“十里红妆小镇”牵手。这是一个大手笔,必将为世界旅游日发祥地添色。

  那时,“霞客塔”与文峰塔和如意塔,三塔鼎立,交相辉映,兆示着宁海永远安宁祥和。

  这是一个不温不火的片区,越来越多的人往人民大道以北集聚,但这里也曾给人留下了许许多多刻骨铭心的回忆,这里也见证了无数个本地人的过去和成长。南门外,古道旁,三座山,溪两岸,向西是源头,向东是大海。

  其实这里从不缺人气,每天都是微微亮,锻炼的人就开始集聚于此,又以走路跑步为多,通常早上带着大嗽叭的都是跳操为主,而晚上出来运动消遣的,又是以散步为主,还有几十人分类扎堆的广场舞。要论热闹程度,那早晚还是有点差距的,晚上的人气指数通常超高,无论刮风下雨,风里雨里都有人。尤其是盛夏的溪边,更是人山人海,绝对是消暑纳凉的最佳去处。网红桥上网红多,有拍抖音直播的,有又拉又唱的,有吃瓜子嚼甘蔗的,还有那卖绿豆汤、烤田螺、毛豆节的……十足的烟火味。

  我家就在这附近,或早或晚,或平时或周末,春夏秋冬都会去,有时候送孩子上学后还有时间,就会到溪边去跑上几公里,一般都会选择沿溪的步道跑,空气特别舒服。周末我喜欢带孩子来这边,跃龙山、飞凤山、崇寺山也会经常去,三山的公园都非常漂亮,走走停停,让孩子和大自然来个亲密接触。这些年南门外是越来越美,变得更加宜居,今年元旦刚通车的跃龙山大桥取代了承载宁海人几十年记忆的南门大桥,更宽更靓更气派,和网红桥“并驾齐驱”,海亮公学的投入使用,让晚上的南门外也添了几分亮度。

  在这一带,不得不说的是体育公园,凡是到过体育公园的,都是赞赏有加。去年国庆一期建成投入试运行就赚足了人气,成为众人的打卡地,篮球、足球、网球,都是清一色的灯光球场,为了满足更多运动爱好者的需求,二期又增加了篮球场和足球场,还有老厂房改造而成的室内羽毛球馆、乒乓球馆和气排球馆,有户外的羽毛球场地,青少年朋友喜欢的轮滑场,小孩子喜欢的亲子乐园,当然老年人喜欢的健身路径犹如金丝带镶嵌于绿树丛中。

  其实这些室内球馆的改造,也是让老厂房焕发了生机,更是注入了青春的活力,建设者们也没忘记老厂房曾经给地方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有老一辈人满满的回忆,仙鹤粮机厂、红旗塑料厂,都是响当当的明星厂,大家都不舍得拆除,就将其保留了下来,并专门制作了铭牌镌刻于墙上,让后来人都能知晓它的前生。这周边的一切注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又在谋划描绘这里的将来,不光有改造提升,还有拆除重建。时代和使命赋予了我更多的责任,我该怎么拥抱你——我的爱人,我一定会用心用情用力去走近你、呵护你。

  未来社区,这是一个时下比较热门的话题,一核心三化九场景。新一届县委已经把“三山两岸”的打造写进了第十五次党代会的报告中,放到了书记县长的案头,而双水未来社区又作为开篇之作打头阵、当先锋,即将登台亮相。未来并不遥远,已经在到来的路上。生活在宁海是幸福的,一切向未来,未来的宁海肯定会更加美好,未来的宁海人民也肯定会更加幸福。我很幸运,生活在宁海,也很幸运,如今可以作为一个建设者一起参与建设“三山两岸”,一起见证宁海的发展与变化。让我们共同期待……

  那天,以采风“三山两岸”的名义来到飞凤山。陪同我们的人说:“这里想打造一处融休闲、娱乐、商业等于一体的文化园林大道,为未来五年建设现代化‘双优’新宁海勾勒出一幅清晰可行的宏伟蓝图,目前正在规划中。”

  飞凤山是一座千娇百媚的山体,五步一亭、十步一阁,主体建筑于飞阁。据说飞凤山的旧名叫龙头山,后来由于文化需要,考虑到东面是跃龙山,与龙头山遥遥相对,中间一条溪流相隔,因此改名为飞凤山,寓意为龙凤呈祥。远在很多年前,记忆中的飞凤山到处都是茅草丛生,荒凉地带,无人来这里悠闲散步,更不会有游客光顾。

  从飞凤山脚沿途走去,一道长约1600余米的黑色柏油路面,两旁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走了百余米,在山腰处,我们沿着台阶而上,便是于飞阁,九重飞檐,庄严凝重,气势雄伟。站在最高处,登临北望,缑城新貌尽收眼底。向西眺望崇寺山,那里曾是潘天寿、柔石、叶梦鼎少年时求学苦读,寻访先贤的遗迹;向东眺望跃龙山,有着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文峰塔至今还回响着先贤英雄气概的精神。

  这座形势天然的氧吧公园,三面为青山翠岭所围绕,是一个登高望远、领略宁海城市风貌的别具风格的山体公园。阁内环境幽静,由于离城区有些距离,无车马之喧,似乎有种脱离风尘之感。这里的静谧,好像与气候有关,山间树木林立,常年青翠欲滴,春风吹拂,极为温和。沿着四周漫行,北面对着一条网红桥,桥的一侧就是溪南美食广场,桥下是潺潺而流的洋溪水。

  徐霞客大道原名滨溪路,大道的洋溪两岸属于另一种风景,她的夜晚是最迷人最有魅力的。作为一个县城最骄傲的网红桥,每当夕阳西下,暮色四起,在道上所有的地灯、路灯霎时大放光芒。清澈的洋溪波光山影,两岸的防洪堤上光影变幻,绚丽的光束照亮了夜空。在黄昏和晚间,宽敞壮丽的大道,摩肩接踵的游人,美丽诱人的景致,梦幻闪烁的灯光,伴着市民们婉转的歌声,为大道赢得了“上海小外滩”的美誉。

  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撩人眼目的风景,春天柳树发芽,小草嫩绿,杜鹃花开遍山野;夏季鸟语蝉鸣、绿水青山,胜景宜人;秋间瓜果飘香,遍地黄金,枫叶如血;冬日银装素裹,玉树琼枝,别具诗情画意,引人遐想。这里,造型别致的亭台楼阁,似有流萤轻舞,掩映在绿树丛中,给人移步换景的奇妙感受。飞凤山有情,静静地与徐霞客大道隔溪相望。情在烟雨弥漫,氤氲着朦胧诗意。潺潺的洋溪从西往东而来,在大道南面的防洪堤外汇成悠悠的清潭,平添了大道的灵气。这里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曲径寻幽,这里不仅是市民们晨练健身的好地方,也是宁海建设部门投巨资开发的新景区。

  宁海有情,飞凤山有情。深厚的人文历史、优美的自然风光,厚实的基础设施,接下来将是统筹考虑功能布局、业态分布等,共同打造“三山两岸”美丽新图景。生活中美好的事物是无穷尽的,叹为观止的景色仅仅只是开始,将来又是怎么样的一种风情,着实是令人期待,令人向往,令人悬念。

法律在线| 教育新闻| 社会文化| 热透新闻| 科技前沿| 女性生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星声星语| 健康新闻|

Power by DedeCms